跳至正文
首页 » 展示内容 » 《只有河南–大河之南》

《只有河南–大河之南》

——天子驾六带你游玩河南

年幼时看《西游记》,总不理解唐太宗为唐僧送行时,为何要捏一撮土放到送别酒中,亦不理解唐太宗的那句“宁恋本乡一捻土,莫爱他乡万两金”——“一捻土”怎么比得上“万两金”?

直到后来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出门远行,第一次离开家乡到另一个城市生活,我才逐渐明白,这一抔不起眼的泥土,到底承载了什么。鸟恋旧林,鱼思故渊,树高千丈,终须叶落归根。这一抔黄土,承载的是故乡。

如果文学意义上的黄土过于虚无缥缈,那么坐落于河南省中牟县的“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则真真切切地用“黄土”打造了一座属于河南的戏剧幻城。高大的夯土墙体,不仅围起了一座占地六百多亩的戏剧聚落群,也围起了灿若星河的中原文化和源远流长的黄河文明。

周五有幸参与部门团建,和同事们一起游览了这座幻城,观赏了沉浸式的戏剧表演,聆听了属于河南故土的声音,也再一次感受到了“黄土”的分量和气息。这一次,请让我作为一名河南人,来为你讲述这座城里的故事。

幻城高大墙体的外围是一片田地,此时处于冬季的大地上还是一片碧绿的麦苗,虽没有初开城时百亩麦田的气势磅礴,但我们知道每一寸泥土里都埋藏着希望。进入城中,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由一方黄土建造的立碑,立碑前后都刻着一段排比式的话语,没有堆砌华丽的词藻,但每一句话都像是这座城与你面对面的交谈,直达内心。四周的内墙上,则刻记着河南省内每一座城市乃至每一个乡镇的名字,好让入城的河南人寻一寻家乡故土。

整座幻城,共有56个格子,21个剧场,盲盒式的探索,沉浸式的体验。你说在幻城中迷了路,找不到要看的剧场,我说不要在戏剧里寻找答案,“何妨吟啸且徐行”。漫步城中,不时有两排身着彩服,手持华灯的小姐姐穿行其中,她们嘴中念念有词,那一刹,我仿佛不是在一个个剧场中穿梭,而是在历史的时空中闪转腾挪。

穿梭行进中,我也曾登上黄土城墙。如果说登上西安城墙给我的感受是庄严肃穆,登上故宫城墙给我的感受是雄伟壮阔,那么登上《只有河南》的幻城城墙,我感受到的是厚重积淀,厚重的黄土,积淀着河南的文化和文明,而此刻它们正通过一场场令人惊艳的戏剧演出而迸发。

我无法言说每一个剧场的美妙,他们从下沉岁月到此刻光影,从夏商古都到当代文明,讲述了一个个发生在河南这片黄土地上关于“土地、粮食、传承”的故事,我真切感受到了戏剧文化的魅力,也确确实实体验了河南的故土人情。如果可以用一句流行的网络用语来表述,我想说,在欣赏戏剧时,我体内的DNA动了!

尤其是在行进式地观看三大主题剧场之一的“李家村剧场”时,我不禁热泪盈眶。这是一个以1942年饥荒为背景,关于在生死边缘时河南祖辈如何抉择的故事,当剧中老人们为了延续子孙后代,省下粮食当种子而集体奔赴荒原自杀时,“黄土”所代表的含义在我的价值观中又一次得到了外延:一抔土,承载的是生命。因为老人们说,有土就有地,有地就有粮食,有粮食就有生命。

当夜幕降临,城中的光影开始闪耀,草丛中的灯光点缀着幻城,暖白色的基调与夜晚的环境甚为搭配,一时间我误以为它们的摇曳是随风而动,凑近一看,才不禁感叹:原来科技也可以如此艺术!而科技所表现艺术的高潮当属幻城外墙上所投射的巨幅《清明上河图》和《千里江山图》。观看时我既沉心于这巨幅画卷的优美,又不得不赞叹于光影技术的神奇,那一刻中华文化的传统绘画艺术和后现代的科技文明完美结合,相互成就。

恋恋不舍间,我们最终出了幻城。回程的车上,我想起来《只有河南》的总导演王潮歌曾经在一段采访里说的话,她说“只有河南”可能是一个名词,可能是一个动词,可能是一个形容词,但它应该是从幻城中走出去的每一个人内心中发出的感叹词,叫“只有河南!”我想,她做到了。王潮歌靠着朴素的情感和动人的戏剧表演让大家发出“只有河南”的感叹,作为天星的一份子,我想我们也可以用高质量的书稿和专业的服务让客户发出“只有天星”的夸赞。

时光流逝,人总是在慢慢长大。如今,我已不再比较“一捻土”和“万两金”孰轻孰重;看电视剧《亮剑》时,结尾楚云飞作为一名国民党高级将领撤离大陆时,没有带走任何金银财宝,却只带走了一捧泥土,我也不再有任何疑惑。因为我明白,如同河南是中华文化的根一样,大陆,也始终是台湾的根。

这样的一抔土,它如何不重?

在历史中行走

吴亮亮

一提到河南,你首先想到的是什么?是河南美食胡辣汤、烩面,还是大名鼎鼎的开封府、洛阳?是经典的豫剧《谁说女子不如男》,还是从古至今奔流不息的黄河?作为一个“新河南人”,我对河南的了解一直是比较外在的。但是这次年终部门团建,让我穿过黄土与时间的缝隙,看到了一个认识又不认识的河南。

说认识,是因为在这里我看到了很多我了解的河南。

《老院子》让我看到了钢筋水泥下柔软的河南。老院子中的那群老人怀旧却有着追求,风华正茂时的他们,年轻,朝气蓬勃,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贡献了一切;年老的他们谈天、唱戏、发呆,虽然孤独,但是仍唱着、跳着,骨子里流淌的是对豫剧等中原文化的热爱,是对这方天地的热爱。《文明之光》让我看到了北宋都城的繁华、江南山水的美妙。晚风中,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在眼前依次展开,与脚下的黄土大地遥相呼应,展现的不仅是景象,更是历史记忆。

说不认识,是因为在这里我看到了过去与现在的对话、流动与静止的更替、声音与画面的配合;看到了河南背负着沉重的历史从远古走来,虽历经磨难,却昂扬不屈;看到了历史的宏大,个体生命的渺小……

走进幻城,首先看到的就是那片既是现在也是过去的麦田和厚重沉默的夯土墙,历史的厚重感一下子直击人心。进入场地后,你会发现迎面而来的都是土墙,这些土墙紧紧包围着你,将那浩浩荡荡的历史长河猛然展现在你的面前。看到这些土墙,你会想到长城、黄河,想到那漫漫黄沙的千里沙场,想到英雄人物骑着战马越过雄关漫道的背影……

而这里面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大院,每一个剧场,更是让你不禁陷入沉思。

《幻城》剧场将科技手段和历史结合,让那些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朝代从地下缓缓升起,让那些我们既熟悉又陌生的先人穿越千年的时间长河和我们对话,就像剧目介绍中说的那样,“宏大而又玄幻的,严肃而又放肆的,瑰丽而又素雅的,沉静而又俏皮的,此刻而又从前的”。一升一降,是光阴的流转;一景一画,是生活也是历史。整个表演中,“三掌,祭人间,人间万福,祈四方安定;四掌,祭祖先,祖先敬泽,祈国泰民安……”的祭词,现代人为表敬意背诵的那些经典诗篇,古人与今人共同的话语,那直抵心灵的背景音乐,声与影,动与静,演绎出一场文化传承的史诗。

《候车大厅》中,那一个个载满了时间的印记的小物件,那一个个美丽动人的故事,那独具特色的呈现形式,总有让你印象深刻的地方。

天子驾六遗址坑》中,听罢“你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你是我的祖先吗?”“我是你的祖先吗?”“你何时才能重见天日?”“你们挖吧,我就在你们这片土地之下,在你们的血脉之中”的对话,心中不住地盘旋着一个念头,去看看吧,去看看吧,去看看博物馆,去翻翻书,去看看脚下这片大地的历史,去看看那些历史人物的过去,让历史不被现代文明冲淡,让这些人物不被时间长河湮没。

走马观花的浏览结束后,还有很多想说的,如《覆斗书场》展现的“为豫剧生,为豫剧死”,《张家大院》展现的道义常在的豫商精神……在这里就不再一一赘述了。最后,引用《幻城》剧场中的一句话,“回去吧!不要总怀念我们。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时代的辉煌”,游览过后,我们仍然活在当下,希望我们都能背靠历史,认真生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