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正文
首页 » 展示内容 » “只有河南”演绎不一样的河南——南大河的故事

“只有河南”演绎不一样的河南——南大河的故事

——天子驾六带你游玩河南

由中国旅游研究院和中国旅游协会等联合主办的“2021中国旅游集团化发展论坛”上,“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与北京环球影城、上海迪士尼乐园等景区共同入选“2021文旅融合创新项目”,这颗冉冉升起的文旅新星正用自己独特的魅力为河南文旅增光添彩。

自2021年6月6日开业以来,在经历了暴雨、疫情两次闭园68天的情况下,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到2021年10月底累计接待观众45万人次,观剧人次近220万。据统计,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客群范围辐射全国,近三分之一外地游客慕名专程赶来观剧,可以说,该项目已经成为了解河南文化,感受中原文明新的旅游目的地。

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为什么引人入胜?归根结底就是创新。“我们创造出一个新的文化迭代产品,它叫戏剧幻城。我不想做主题乐园,想做一个不同的、以严肃艺术为根本的戏剧聚落群。”“只有河南·戏剧幻城”总构想、总导演、总编剧王潮歌曾在接受采访时说。

“我希望打破过去对于剧场的界限,当观众走进戏剧幻城的一瞬间,戏剧已经开始,当观众走出幻城后,戏剧尚未结束,它将在每个人心里继续上演。”王潮歌说。

当前,戏剧消费正在由高端、低频悄然走进大众生活,从剧院走进主题公园,沉浸式表演被越来越多受众熟悉和接受。“这是我们挖掘、保护、传承、光大中原文化的又一次创新,希望能够让更多人认识河南、了解河南。”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说。

不同于国内的仿古小镇、戏剧小镇或其他主题园区,幻城内的业态极为简单。除了21个剧场,30多个剧目,其他的业态仅为风格统一的文创品店、集中式的两处用餐点,以及贩卖即食小吃、水饮和幻城文创雪糕的补给站。

按照王潮歌的说法,大量国内的文化小镇,只是“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而在幻城,”看剧才是主题,其余业态为了游客需求做配套。”

六年深耕,“只有河南终成一部鸿篇巨制

7年前,胡葆森与王潮歌前后只花了五分钟便决定了只有河南戏剧幻城的合作,6年前,他们把项目开发地址定在中牟郑州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园,4年前,这个项目开始动工,直到2021年终于尘埃落定,于6月6日,正式开城纳客。

只有河南戏剧幻城试图通过一种可触、可感的全新艺术形式,把悠久厚重的黄河文化内涵予以再现。作为建业文旅版图的一部鸿篇巨制,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也正是建业集团为“讲好黄河故事、延续历史文脉、坚定文化自信”所做出的实际行动。

据介绍,“只有河南·戏剧幻城”是一座有21个剧场的戏剧幻城,也是国内目前规模最大的戏剧聚落群。项目占地622亩,共有近千名演职人员,上演30多个剧目。整个园区用棋盘的格局,分割出不同的场景和表演空间,所有剧场可同时容纳一万名观众。单是其中的幻城剧场,就有近3000个座位。

超大的体量,让游客在园区内的体验过程充满新奇和刺激。据介绍,园内所有剧目单次演出,加起来的总时长达到约700分钟,旺季单日演出总场次可达近200场、总时长近5000分钟。如果想要看完所有演出,需要3天左右的时间。

56个迷宫般的格子院落,一座地坑院,21个剧场,可同时容纳一万名观众……这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戏剧聚落群。除了幻城剧场、李家村剧场、火车站剧场等三大剧场外,还有十几个微剧场如天子驾六遗址坑、情景戏剧空间,每天有近700分钟不重复的演出,近千名演职人员参演。

“它由多个剧场的聚落群组合在一起,用棋盘格局分割出不同的场景和表演空间。”王潮歌说。

用王潮歌的阐释,100亩麦田是这座幻城第一位出场的“演员”,从青苗慢慢成长到金黄、到收割、到裸露的土地,展示的是中国第一大粮食大省的一种信念。

第二位出场的“演员”,则是高15米厚2米的城墙,用黄河两岸的黄土古法夯成。这面苍劲古朴的大墙立在面前,诉说着脊梁一般的厚重,像黄河一样的中国精神。

接下来,就是游客自己的探索。无论向右,还是朝右,走进一个新的空间,即可开启一场新的表演。

张家大院、红庙小学、李家村茶铺、天子驾六遗址坑……观众在这样的戏剧聚落群里,在时空碎片里移步换景,经历不同的悲欢离合故事,思考过去、现在和未来。

在这里游客既是观众,又是演员。“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借用现代诗人卞之琳的《断章》所言,这也是“沉浸式”戏剧演艺的魅力所在。

而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与其他“沉浸式”戏剧演艺有所不同的是,它打破了戏剧演艺在空间上只有一座剧场或一部演出的局限,同时上演多部戏剧,多个不同的剧场组合在一起,形成一座以戏剧为主的文化主题公园,也就是戏剧幻城,更不同于其他地区只是将演艺作为景区的标配和获客利器,在只有河南戏剧幻城里,演艺不再只是主题公园的配件之一,而是作为主体存在。

夜晚来临,当《清明上河图》《千里江山图》在328米长、15米高的夯土墙上徐徐展开,恢弘大气的画面,仿佛在告诉全世界:只有河南!

在戏剧幻城“观剧过年”

春节假期,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奉上精彩的戏剧文化大餐,吸引众多市民入园观剧,通过戏剧了解河南文化,感受中原文明。该幻城总观剧人次超过20万,“观剧过年”成为欢度佳节的新仪式。

虎年春节是只有河南开城迎客后与观众相伴的第一个春节。假期期间,只有河南21个剧场全部对外开放,三大主剧场根据每日客流情况适当加场,满足游客需求。在21个剧场中,“只有河南”三大剧场之一的幻城剧场和天子驾六剧场蕴含厚重的文化底蕴,运用戏剧的表现手法与创新形式,传承黄河文化,讲出黄河故事,深受游客喜爱。俺要回家剧场和老院子剧场分别围绕“乡愁”“家庭”等主题,在阖家团圆的“春节档”引发观剧游客的共鸣。

“这次来只有河南真的被震撼了,最喜欢幻城剧场的演出。我们全家人选择在这里观剧过年,感觉很有意义!”市民沈女士表达她的观剧感受。

投影秀、花灯展、文创市集……文化创新带来独特的新春体验。春节期间,只有河南准备了内容新颖、极具创新的投影秀及花灯展和文创市集,用一系列别出心裁的活动,吸引观剧游客一起祈福新春。假日傍晚时分,长328米、高15米的夯土墙上呈现“一年又一年,团圆过大年”的春联祝福投影,烘托浓浓的氛围感。在只有河南的地坑院里,虎虎生威的花灯已经点亮,许多游客在大墙下、花灯前拍下全家福,记录难得的幸福瞬间。

虎年来到,与“虎”相关的文创产品成为追捧的“新宠”。在只有河南的文创市集上,以“虎”为核心元素的布老虎、万福虎、老虎造型挂饰等特色文创广受欢迎,“只有河南新年盲盒”一经推出便成“爆款”,更受年轻人喜爱。不少家长则与孩子一起在地坑院体验做皮影和木版年画,以参与民间传统艺术的方式,与孩子一同感受传统文化,寻找记忆里的年味。

“只有河南”不仅仅是河南人的“河南”

如果你来过“只有河南·戏剧幻城”,第一印象会是什么?答案应该是:黄土、麦子以及厚重的中原文化。

“只有河南·戏剧幻城”正是以黄河文明为创作根基,以沉浸式戏剧艺术为手法,以独特的“幻城”建筑为载体,讲述关于“土地、粮食、传承”的故事。

建业集团董事长胡葆森说,是伟大的时代造就了“只有河南·戏剧幻城”这部文化作品。希望这部蘸着黄河水写就的文化作品,能够更好地传承黄河文化、弘扬中原文明。

为何会创作“戏剧幻城”?这缘于几年前胡葆森与王潮歌的“碰撞”:只有河南,有这样的历史积淀;只有河南,年复一年,用足够的粮食,让炎黄儿女的血脉得以传承;只有河南,才能孕育出诸多大家……

王潮歌说:“我们是黄河母亲哺育大的孩子,这条河是跟我们源远流长的文明融合在一起的。我们创作《只有河南》,如同掬起一捧黄河水,捧起一抔黄河土,向我们的祖先、我们的文明致敬。”

如今,随着“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城门的打开,胡葆森、王潮歌心愿达成。

“只有河南·戏剧幻城”的诞生,不仅唤醒了人们关于河南的记忆,也刷新了外地观众对河南的印象。

近日,著名编剧史航到访“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在他看来,在幻城中,剧场被重新定义,观众被重新分类甚至被重新命名,这些戏本身并不构成生活,但是来这里,可能会让人们对中原文化、对日常生活有了再认识。

胡葆森说,希望每一位河南人、每一位来到河南的外乡人、每一位回家寻根的炎黄子孙,因为“只有河南”,愿意再去认识河南,再去安阳、再去洛阳、再去开封……

省文化和旅游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只有河南”试图通过一种可触、可感的全新艺术形式,把悠远厚重的黄河文化内涵用艺术形式予以再现,生动讲述了黄河故事。同时,这也是文化和旅游的完美融合,让文化成为旅游的一部分,成为旅游消费的一部分。

这样的“只有河南”,注定会越来越引人注目

“这里上演的不仅仅是戏剧,而是每一个中国人对自己的故乡,那一份儿深深的自信,我也希望我的孩子,和我孩子的孩子在未来,会一次次地来到这里,不为看一个故事,不为体验一次艺术,为的是对自己的土地有一种敬重。”王潮歌说。

除了高浓度、大体量的戏剧,“幻城”式建筑也是这里的一大看点。328米长的巨型夯土墙、气势磅礴的百亩麦田、56个不重样的格子空间,以及承载文化记忆的地标和炫酷的声光电技术,使得城内处处皆景,随手一拍即是大片。

就目前来看,无论是对建业在文旅板块更进一步的转型而言,还是对河南省文旅产业的发展而言,以及对黄河文化的挖掘、保护和传承而言,都需要有一个非常具有特色的项目或载体,这不仅是在新消费时代,大众对于精神文化更进一步的需求,还是在文旅产业新的发展阶段,文旅项目对所在城市和区域发挥更综合价值的体现。

除了理念,只有河南戏剧幻城的创新还表现在很多方面。文化与科技深度融合,经过大量的创新实验寻求最佳视觉表达。其中声、光、电、画等高度集成化与智能数字系统发挥了巨大作用。8个升降台、5个旋转升降台为主要载体的幻城剧场,勾勒出“幻城”独特的建筑形态;火车站剧场智能翻板配合56道机械麦穗吊杆,通过智能控制呈现波澜壮阔的滚滚麦浪。“科技含量高、视听沉浸感强。”游客们由衷感叹。

只有河南戏剧幻城不仅关注外在演出效果,更直抵中原文化、黄河文明的内核。戏剧围绕“黄河、土地、粮食、传承”的主线,面对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的重大历史机遇,以讲述黄河故事、传承黄河文化为基调,打造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文化精品。只有河南戏剧幻城对于落实全省文旅文创融合战略,树立河南文化自信,繁荣黄河文化,促进郑州建设国家级中心城市,加速中原崛起具有重要意义。

而河南戏剧幻城面临的一个挑战是,像峨眉山和江苏盐城的文旅剧目,可以依托大型景区资源吸引客流,但戏剧幻城所在的河南中牟县几乎没有原始的景区资源,没有古迹和风景名胜,需要依靠幻城本身构成景点。

中牟县是河南郑州市东部新城的组成部分,配套设施还在建设中,但交通上仍具有优势,位于郑州和开封之间。戏剧幻城距离交通枢纽郑州东站(形成全国6小时高铁经济圈)车程不到四十分钟,从戏剧幻城到开封的清明上河园车程也大约在40分钟。

“戏剧幻城和附近的电影小镇,以及开封清明上河园连动,可以延长游客在河南旅游的停驻时间,丰富旅游线路上的文化体验。”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分析说。资料显示,看完戏剧幻城全部剧目的总时长近700分钟,看完所有演出需要三天时间。

周鸣岐认为,“戏剧幻城无疑是中国旅游业是一个创新。但大体量的演职人员,运营成本也很大。如果没有大量客流来支撑,未来能否复制以及园区的经济效益还需进一步观察。”

他指出,宋城演艺的千古情演出单体项目年客流量有数百万人次,但单场演职人员只有几十人,如桂林千古情演职人员约36人,经济性和复制性较好。戏剧幻城的演职人员规模及项目体量,运营成本高,对运营能力提出更大挑战。

周鸣岐指出,河南戏剧幻城如能进一步丰富旅游度假配套,结合周边更丰富的住宿和休闲娱乐等业态,延长游客停留时间,增加消费场景,提高人均客单价,有助于提升项目的效益。

“希望一台大型实景演出能够快速赚钱,是强人所难。它应该负责的,是当地内容的演绎,甚至是目的地核心吸引物的补充。”从事景区咨询和运营的顾鹏这样认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